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Monday, August 22, 2005

九個月,世界改變了多少﹗﹖

這兩天又??的過去了,可以說得上無事發生。昨天跟朱恩去配眼鏡,自己卻沒有好好的挑選,想起來都覺得自己傻傻的。

依舊懶洋洋的躲在家裡,為了打發時間,所以download了整套《高智能方程式》,準備慢慢重溫。

晚上,約了mandy食飯,聚舊聊天,看她的樣子也挺不錯,總算是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跟男朋友感情也很好。回來以後,要見面的都差不多見過面,食過飯,總括來說跟九個月之前真的是沒有太大的分別,或者九個月的時間根本就不是想像中的那麼長,沒有想像中長得可以改變一個人多少。至於其他事上面也不見得有何變化,CD店裡陳列著的是我去船前的貨色,十字路口的行人指示燈依舊是閃動二十三下,就轉紅公仔,而商場店舖也頂多是換了職員,雖然特首換了人,但香港政府仍然天天在捱鬧。這九個月似乎過去得沒有任何意義。

近日發現漫畫《寄生獸》再版,於是又再重看了剛出版的第一、第二期,很好看。都是陳腔濫調,反正人大了,就是老歌好聽,舊戲好睇,很多新事物別人怎說如何地好,我也是接受不來。

現在只有傳說中的靜儀沒有現身,或者明天打個電話給她,了解一下她的情況吧﹗

有點想念女人,但又不好意思打電話給她,怕給她煩人的感覺。就是不愛打電話。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