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Friday, August 19, 2005

大海的呼喚。

昨夜,媽媽大人跟錦良又在談論金錢問題,很煩人,最後不得不用調虎離山計,捉了錦良跟我到樓下的7-ELEVEN買東西喝,才平息了這些在家裡常發生的小風波。

究竟何時我才有能力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啊﹖心裡只有無奈。

今天醒來已十二點,似乎變本加厲的睡覺,是打發時間的最好方法。
沒事做,逛上水是唯一的活動。找朱恩吃lunch,他卻在家裡,仍然沉迷在極樂的世界。等了不知多久,時間來到一點半,我們在粉嶺吉野家吃飯。飯後,朱恩火速離開去電腦展覽,雖然他邀約我一同前往,可是我一點勁也沒有,也因為我是電腦白痴,所以我決定回家。

整個下午,只好看VCD渡過,《花與愛麗詩》,雖然不對口味,雖然中途睡著了,卻還算是消磨時間的好伙伴。接下來的節目又回到了睡覺,直至晚飯。

一個清晰有趣的夢。我在上水火車站不知等甚麼,媽媽大人突然出現,說管業處有錢退還給我們,她還拿著一張A4 size的紙,是送錢來的巴士車牌號碼,不停地在巴士前面揮舞。之後巴士駛走了,她失望的跟我說﹕「華仔,架車走左﹗」

我回答說﹕「那是剛才的巴士嗎﹖」

媽媽大人說﹕「是。」

我怒哮﹕「為甚麼剛才只是不停搖那張紙,不拍打巴士的車窗﹗」

這才夢醒。

晚上在家食飯,飯後幫錦良取維修好的電視到新屋,走時在巴士站等273A,巧合地因為正在抽煙,沒有上第一班來的車,就在我登上第二班車,給我再看見了SMARTONE的周小姐,CIRCLE給我第一印象是一雙大眼睛,很美的笑容,感覺是一個不錯的女人。

這夜,寂寞的我再一次聽到大海的呼喚。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