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Saturday, August 20, 2005

總結,四個女人。

昨晚,看VCD《因乜差事跳多跳》到零晨三點多,推介之選。

早上收到朱恩的電話,說阿CAE無返工,到我樓下飲茶,當然是火速答應啦﹗可是他的電話破壞了我跟KATHY在夢中溫存,既慶幸亦可惜。

這個夢令我想起好多事,最後總結出心中的四個女人,排名不分先後﹕媽媽大人、思靈、KATHY和女人。

之後,回狗寶打PS2,不過D GAME神秘失蹤,只好移師到阿CAE家再戰,《真三國無雙4》,始終都咁好玩。下午茶後,我就不醒人事,到我睡醒又係時候回家吃飯,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一家五口食飯,好幸福的感覺。

老爹裝了《新電視》,以後有音樂台可以不停聽歌,不錯的安排。

飯後再次不支倒下,到十二點才被肥仔電召飲糖水,他們約了新?師兄 -- 戴寶。自我出海以後,加上他又進了學堂,我們有十個月沒見面了,今天再見,都是互相問候大家在學習上的情況,似乎我們都很喜歡自己選的路,祝戴寶順利畢業,榮升我朋友中工錢最高第一人。

百無聊賴打了個電話給女人,但係又無乜話題,怪怪的…不過我突然打電話俾佢都係怪怪地…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