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Thursday, August 18, 2005

老ted,一帆風順。

老ted起程,開始他的遠洋senior cadet生活,時間、地點是明早八時的尖沙咀。他會在chemical tanker上面渡過未來的六個月,先到中國、韓國,然後前往中東,之後會往哪裡﹖他也不知道,船員生活就是如此飄泊。但願他平安,早日學成歸來,考取專業資格,我們可是等著喝他的喜酒啊。

跟在上環海事處補交文件的jason會合,我跟teddy、jason三人在旺角吃午飯,算是跟老ted餞行。飯後,女人來電,說到旺角買printer,在電腦廣場逛了一圈,最後女人就??離開了。看見女人像文員多於船員,心裡也替她不值,她真的很喜歡engineering的啊﹗

三點多,由於時間尚早,我們決定再到樓上cafe聊天,話題總不離船上生活,顯然,我們都不節不扣,漸漸地被海上生活原全佔有了。

五點正,老ted回到女友身邊,而教主則現身接力,我們三人終於又再一起。睇戲是我們做同學時最愛的消遣節目,今日又可以再一次重溫,《冬陰公》,比上一集《拳霸》好得多﹗途中,jason女友來電,說來其怪,突然jason要教主聽電話,原來她怕jason說謊,四處wet,後來細問之下,得悉他們早前吵了一場小架。其實海員都幾辛苦,雖然自己無學壞,但女朋友仍是會怕你到處去玩,忘記了她。

時間﹕晚飯時間

人物﹕我、jason、教主和侍應

侍應﹕幾多位﹖先生。

我﹕三位,唔該。

侍應﹕食唔食煙﹖先生。

我﹕唔食丫,唔該。

教主﹕食呀﹗

jason﹕……

感覺,大家都無改變,惟獨是大家都抽煙了。原來工作環境都改變了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細節,只是需要時間慢慢去發現罷了。

回家的路上,發了一個sms給洪二車,問他老人家在加拿大的近況及何時回港。最近都愛上了sms,不喜歡談電話其一,怕麻煩別人其二,現在才醒覺sms的好處,似乎是遲了一點。二車好快就打電話過來,他一切都好好的,只是在等公司電召回港登船。

朱恩,對唔住,失約,沒有跟你一起配眼鏡。或者明天吧。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