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05

愛的原因。

向朱恩討教乒乓球,好讓我下一水船可以用黎同工友social一下。

晚上良仔返左黎食飯,之後我就同佢過左新屋。期間我們甚麼都傾,也獲悉了他跟wendy吵架了,導火線是有女人追良仔。是夜,我也聽了wendy的傾訴,安慰左佢。wendy,別怕,因為良仔同我講過個心仲係度。

呢件事又令我諗起好多野,以前的,以後的。愛情來的時候,原因只有一個就係愛;愛情淡了、沒了,原因就會有一千個、一萬個,誰也找得到,誰也解釋不了。兩個人生活融在一起之後,感情變淡之後,女人覺得理想當然之後,男人醒覺未玩夠之後…一切事情都會捲起牽連大波。時間打下來的根基,我想總不會一天就倒下吧﹗﹖然而愛情來的時候是一息間發生,誰又可預料下一刻的事﹖愛,不簡單。

朱恩﹕「愛情並唔係咁樣架,愛情係好"能"咸濕架﹗」
我同意。

我﹕「男人都不愛瘦的女仔。」
wendy﹕「咁你第日係唔係搵個你阿媽咁肥既女人丫﹖」
朱恩﹕「唔係,我地會搵一個好似我地阿媽一樣會肥既女人﹗」
朱恩今晚犀利,講出晒我們男人既心聲。

沒跟女人聯絡兩天,心忐忑不安。

Tuesday, September 27, 2005

紅酒之夜。

夢見女人。7點起身之後,整個上午跟女人和Lo+打波,壁球、乒乓球。女人越睇越靚。做完運動,人都精神d。然後肥賦、老J都落埋黎上水,一齊飲茶,聊一聊,半日好快就過左去。

飯後,女人出左去攀石,肥賦返赤柱陪他媽媽大人,因為她不小心整親隻腳。我、老J、Lo+三個人就出左沙田睇戲,無得睇《我愛奇諾奧》,只得成龍同《格林兄弟幻魔記》,最後睇了後者,我就覺得no good,我睡著了不下5次,之但係佢地又話ok喎,唔通我真係騎呢過人﹗﹖

又係時候返屋企食晚飯,5點鐘散,只有Lo+係沙田等佢女人,食飯睇《星期二檔案》,都幾有意思。食完飯一個人走左落街行下,竟然俾我撞到靜儀妹,hi & bye,似乎佢嬲左我返黎無搵佢,黑住面就走左。之後上左去7-11和ok登記搵工,希望快d有消息啦,因為開始進入赤貧階段了。

打左個電話同女人講左廿幾分鐘。

再約朱恩上我屋企開紅酒飲,雖然唔係好野,自己亦唔識飲,不過最緊要開心ma,兩個人飲左大半支。送朱恩返屋企時巧遇文鋒收工,一齊宵夜,傾下近況。

Monday, September 26, 2005

After 5。

跟朱恩到雙魚亭食完lunch,我們倆就無所事事,在我家中靜坐。佢睇漫畫,我看電視,各不相干。這樣,一個下午過去了。

吃過晚飯,跟Lo+和女人去左大埔After 5飲野,睇下韓國d相,俾d手信女人和Lo+女朋友。是一個開心而短促的夜晚。同Lo+返落上水再啤一啤,食下宵夜才回家,倒下便入睡了。

After 5唔錯,下次可以約朋友在那裡飲酒、聊天。

Sunday, September 25, 2005

韓國行。

5日韓國旅行好快就結束,戰利品有人蔘一盒,us$408大元,我跟老j正式宣佈破產。

韓國這裡很美,的確是居住的好地方,女孩子也漂亮,這幾天我都很用心去看,有時候還找她們拍照,可是真的漂亮女孩我不敢拍呀,她們都有男朋友,聽說韓國男人會打人。韓國亦是情侶渡假的好地方,女孩子可以買東西,可以拍照,不過事實可能是甚麼地方分別也不大,反正是兩個人一起就好了,反正我的第一次旅行感覺就是這樣。

整個團都是中年夫妻為主,氣氛是比較差一點,不過最後兩天大家熟悉了,也還可以。團的導遊很厲害,真是吃這行飯的人,如果多一些年青人,這個團一定更好玩。很多人跟我說韓國食得不好,但我一點都不覺得,跟家裡食飯大同小異。5天裡我最喜歡的地方是everland,雖說有點似海洋公園,但我覺得有不同的地方,他們那裡做出來的氣氛比較好,而且當日時間算是最充裕的一天。旅行是很開心的事,然而凡是涉及金錢,大家就一定不高興了,猶其是收導遊、機佬和領隊的小費做法如此突兀,我感受真的很差,無錯小費是要給的,而且導遊還這麼出色,加上大家事先也知道,心裡必然有準備,但是真的沒有其他好的付錢方法嗎﹖那種接近乞討的說話方式,我受不了,我當時就有一個想法…從此不跟團去旅遊。

可以得到手信就只有4個女人,老實說,我從來不喜歡手信,朋友送我的,很多都放在一旁,掉了又覺得不好意思,太浪費了。然而這4個女人重要得很,不得不買一點。

媽媽大人﹕人蔘一盒,當然我老爸也有一份。

女人﹕書籤 + post-card(寄出去的post-card我找導遊幫忙用韓國字寫了"我想念你"幾個字),還有她事先托我買的小魚乾。

思靈﹕耳環一雙,不過有點怕她不喜歡(這也是買手信不好的地方,不知道對方喜歡與否)。

狗良女朋友﹕韓國文字匙扣,她說每個旅行的地方都要買一個匙扣,而別人一看它就要知道是那個國家買回來的。

p.s. 我也寄了一張post-card給kathy,可是我覺得不算是手信,是諾言。

Tuesday, September 20, 2005

朱恩,多謝您。

食完中午飯,又係屋企hea,好彩jason打俾我,如果唔係都唔知點過。於是出左去同jason買泳褲,for旅行浸溫泉有用,至於我條高"差"泳褲就好sexy,都唔知會唔會露毛tim架。

終於買左禮物俾szeling,係一支原子筆,希望佢鍾意啦,總算了左一件心事。

同jason女人一齊食飯,越黎越細食。

越黎越鍾意朱恩,呢個朋友真係好好,form one識到依家,一齊抄功課,一齊成長,今晚同佢飲啤酒,係失落之中又有返快樂的感覺,不過都要sorry一句,我今日俾左人生第一口煙你食。

女人今日無打俾我lu,可能心情好返啦,不過我就有d失望,我諗我真係鍾意左佢,我睇見佢d相就有一種好開心既感覺。

Monday, September 19, 2005

入伙,狗良之新居。


我的家


wendy's 家人


舅母大人


狗良 + 狗華











對於我這個細佬,我一直感到好自豪,成熟穩重,由細到大都係佢照顧我,今次佢有了自己的新天地,我很高興,然而總有點失落,因為現在每晚我都只可以獨自面對家中的四面牆。

入伙好簡單,幾位老人家拜拜神,兩家人一齊食餐便飯就算。返左黎兩個月,今日最開心,兩家人一齊的時間,真係用咩都換唔到,很愛很愛他們。女人講得好0岩,行完船改變左我地對家人的感情,現在變得好深厚。

女人終於同男朋友正式分手,雖然她還很愛他,說會等他,不過佢成個人都鬆晒,開朗左好多,因為佢可以死左條心,接受了分手既事實。我還跟她講左半個小時電話,其實開心既除左佢,仲有我同Lo+,之前我地兩個都好擔心佢,因為我地認識既女人並唔會鬱鬱寡歡的。

Sunday, September 18, 2005

中秋。

蘭姨 + 媽媽大人



10點15分,Ling姐打黎叫我立即返去開工,ok,無問題,只不過很累,才剛睡醒。返到去11點,返工個人即時醒晒,原全投入,美中不足的是今日又係無sakura份,很想重拾跟他拍擋既感覺。

service客、打盤、清潔,易如反掌,唔經唔覺,成日都出左二百個盤,做節果然係忙d。今日第一次見到傳說中既新人,港青壁球手阿南,好年青,18歲,女仔就叫阿德(大家叫佢德德,我就叫唔出喇,好似好難頂),兩個都ok既,比以前d part-time醒d,可惜我個人好慢熱,無乜兩句,算啦,萍水相逢,都無幾何會見,下次有機會返工先同佢地混熟一下。忙到無時間食飯,9點幾才食宵夜,大龍蝦兩隻,肥美大雞兩隻,老火巨型響螺湯,雖然佳餚在前,但食慾依然不大。最正都係個湯,係船度好湯水奇缺,所以今晚飲左唔少。

收工11點,jimmy原來係大尾篤bbq,過去搵佢傾下偈,飲下啤酒,都幾好feel,好耐無搵佢喇,呢個人傻更更,做朋友都唔錯既,可惜我好少關心呢個朋友丫,有點自責。

原先收工想搵女人出黎飲下野,有時真係好想見下佢,不過佢唔開心無心情,惟有算啦,太煩人,我又做唔出。

返到屋企成點鐘,見到阿媽同蘭姨隊紅酒,火速加入戰團。我果然唔係浪得虛名既師奶殺手,同佢地兩個不知幾好傾,如果我同女仔都可以咁就好喇,可惜我做唔到。

Saturday, September 17, 2005

送女人。

係雙魚亭食完午飯,一支公出左沙田行街,想買生日禮物俾szeling,同買部數碼相機去旅行。szeling份禮物,始終都睇唔0岩,又唔想買d低b野俾佢,佢都唔細啦,廿幾歲女,送卡通野太不切實際喇,買手飾自己taste又唔得,唔靚就唔係咁好,而且佢又有男朋友,都係佢男朋友買呢d野比較好既,無法子,只好今晚同佢say多次sorry,咁耐都補唔返修禮物俾佢。數碼相機方面,本來我想買canon架sx1,用中銀咭才1800幾,勁抵,不過老爹死都話panasonic好用,made in japan喎,fine,我最尊重老人家意見,況且我又真係唔識,邊部對我黎講都係一樣,最後買左panasonic lumix dmc-fx9,果然係一部好機,我都好鍾意,但係就嚴重超出左我既budget,唔緊要,錢最緊要用得開心ma,這是船上學回來的道理。

六點,會合陳融舊同學入賢仔屋企燒野食,佢對szeling好好,人人都問我有咩睇法,有咩感受,我可以老實咁講,真係好好好開心,我同szeling係永遠的好朋友。除左ive既行船友,呢班就係我唯一既好朋友,雖然返左黎之後,我同佢地無以前講咁多野,可能係我變左啦,但係感情如舊,我好珍惜同佢地一齊既時光。

時間似乎係太短,有點唔好意思,我9點幾就獨自走左,因為約了各位mariners入Lo+屋企bbq。今次不單有穩膽我、Lo+、jason,仲有回港第一次見既肥仔,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教主,最重要係仲有現在我最牽腸掛肚的女人。女人今晚飲啤酒,佢為左男朋友既事真係好唔開心,因為我未見過佢飲酒,仲要乾左兩罐,果然係女中豪傑。玩到2點,大家盡興而歸。

女人﹕「唔駛咁婆媽啦,我自己返去得架啦。」
我﹕「咁俾我獻下殷勤得唔得。」

今次我特登開聲送女人返屋企,雖然女人唔知我點諗,但我已經好開心。

Friday, September 16, 2005

一個人。

無謂的一天由我十一點起身開始,一個人食lunch,一個人在家飲啤酒,一個人在上水游盪,一個人訓覺,對住四面牆,果種空虛既感覺真係好痛苦,最快樂的時光就只有一家人食晚飯的那半個小時,整個人就快要崩潰。

晚飯之後捉左細佬女朋友去睇相機,仲有幾日就要去韓國,都係時間買返一部,想買canon因為好抵,但阿爸就建議我買panasonic,話好用,但個價係canon一倍,真頭痛﹗原全唔想諗野,明天再作決定。

仙?林既桔橘乜乜茶好難飲,十足細時感冒醫生開既藥水一樣,都唔知d人點樣諗出黎。

十點幾殺落大埔明星,同以前盤菜d工友打邊爐,幾無聊,如果唔係有光哥同sakura我一定唔會去,同佢地半句都嫌多。在盤菜做左三年最開心就係識左sakura同光哥,一個係好睇我既廚房師傅,一個係我既好好拍擋。光哥都係咁啦,日日如是,返去開工,不過佢對盤菜留戀一d都唔多,只係因為有股份,先至唔走。sakura無見一排個人成熟左好多,大個仔喇,今日仲同我講拍緊拖tim,不枉我星期日頂左佢一日工,見到佢咁開心,我都好替佢高興,今個星期日佢都托我幫多佢一日,當然無問題啦,朋友就係呢個時候拔刀相助架ma,之但係就要對唔住屋企人喇,唔可以一家人食飯,不過佢地無所謂既。佢地兩個都係可以好交心既朋友,可惜相逢恨晚,如果佢地係我中學時認識就好喇,始終打工識既,好難成日約出黎。

晚飯時,女人打俾我,到我再打返俾佢,唔知係熄左機定收唔到,飛左去留言,好失望,錯失左一個傾電話既好機會。

今日見到一個中學時同過班既男仔,佢都有女朋友喇,個心即刻淡晒,點解人人都有,但我就無,好唔甘心。

真係好想好想好想找個愛人呀~~~~~~~~

Thursday, September 15, 2005

Ashley & Regina。

一早會合阿廉、Lo+上左OOCL,我跟阿廉是為了取回工作報告,而Lo+則希望公司安排他10月份onboard。好快,一切辦妥,我們三個就去上環海事處交補考費,我的財政越見緊拙。

吃過lunch,我跟Lo+一齊落左沙田,同Ashley食飯,雖然Lo+同佢係初相識,不過一d問題都無,Ashley實在太健談,Lo+又實在太淫賤,三個人傾下偈都幾開心。

Ashley,我跟她識左唔覺都有兩年,自從無做義工,見面機會一直唔多,約出黎聚既次數,一隻手可以數晒,如果唔係佢開朗健談,愛交朋友的性格,我們是無可能今日再見到面的。今次再見佢,覺得佢女性化左,起碼外表比以前斯文好多。我們粗略咁講左大家既近況,還商議了下一次一齊去行山,希望搞得成啦。當中她說起了Regina,其實我很想見下佢,因為自從初相識時我打了幾次電話俾佢,可能佢覺得我有企圖,把她嚇左一跳之後,我們就再沒有任何聯絡了。上船之前,盡量試下約返佢地出黎食餐飯,見見面先得。

女人的男朋友究竟仲係唔係女人的男朋友﹖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05

兩顆游子的心。

jason敗北而回,大家心情都很沉重,互相勉勵一番。今次我們四個人中,jason情況最不好受。

他,做cadet的工資只是我們OOCL隊的一半,女朋友收入比他還高幾倍。

他,年紀最大,卻跟我們一齊起步,歲月給他又多了一分負擔。

他,是家中獨仔,又係傳統男人,想早日成家立室,然而茫茫前路,根本有心無力。

在重重打擊之下,他已經萌生去意。始終一個別無他求,只願安居樂業既人,在岸上一定比在海上漂泊,開心得多。故事發展下去,究竟佢會作出一個乜野決擇,的確令人憂心。老J,我唔想香港行船佬又少一員猛將呀﹗

回來以後,我跟jason感情比以前做同學時深厚左,因為我們過著對人歡笑,背人愁的生活。

Tuesday, September 13, 2005

沒法回航。

class III engineer exam FAILED,傳說這是IVE畢業生的一種宿命,不過自己有幾多料,心裡很清楚,很明白,FAIL都係自己一手做成,所謂預料之內都只係我們一廂情願的自我辯解。

好明顯,唔勤力的人永遠唔會一世好彩。

若果11月1日的補考再衰,咁我的行船生涯就好可能會這樣結束。但係唔行落去我又可以做d乜丫﹖這一行根本只有一條單程路,無彎轉﹗

其實不想走,其實我想留…這幾句歌詞一直在腦海徘徊。

Sunday, September 11, 2005

忠誠partner - Sakura。

早上收到小櫻電話…

sakura﹕「華佬,今日幫我返一日工丫,我有d緊要事要做。」

華佬﹕「唔得喎,星期二考試,今日要溫書呀﹗」

sakura﹕「幫幫手啦,我真係有事架﹗」

華佬﹕「其他人呢﹖你阿哥啊媽唔返得咩﹗﹖」

sakura﹕「阿哥有野做,我阿媽都返呀﹗ling 姐話要搵個撐得場架。」

華佬﹕「咁呀﹗咁你係唔係溝女先今日﹖」

sakura﹕「係呀﹗好緊要。」

華佬﹕「ok ﹗咁你約左女仔,我無理由唔幫你啦﹗幾時俾我過下目先﹖」

sakura﹕「無問題啦,得左遲下一定帶俾你睇。」

華佬﹕「你話架,返幾點﹖」

……

最後返兩點鐘,盤菜好耐無返lu,不過都無咩變,只係第一日返有些少緊張。無特別野做,很快就十點半,收工返屋企。

一返到去,例牌俾人追問行船生活,老實講,來來去去都是「幾時返黎架﹖」「幾時走呀﹖」「做咩架﹖」。返左黎一個多月,重覆講左唔知幾多次,很討厭。

由於返工,今日見唔到女人。
最近這幾日,如果沒有紅萬,沒有啤酒訓唔到喇。

Saturday, September 10, 2005

當你孤單你會想起誰﹖

白天溫書進度還可以,明天繼續。

晚上,獨個兒坐在客廳六個小時,感覺好差,究竟人係為左咩而生活﹖

對於女人,今晚我似乎是心裡有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