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Tuesday, September 13, 2005

沒法回航。

class III engineer exam FAILED,傳說這是IVE畢業生的一種宿命,不過自己有幾多料,心裡很清楚,很明白,FAIL都係自己一手做成,所謂預料之內都只係我們一廂情願的自我辯解。

好明顯,唔勤力的人永遠唔會一世好彩。

若果11月1日的補考再衰,咁我的行船生涯就好可能會這樣結束。但係唔行落去我又可以做d乜丫﹖這一行根本只有一條單程路,無彎轉﹗

其實不想走,其實我想留…這幾句歌詞一直在腦海徘徊。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