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Wednesday, September 14, 2005

兩顆游子的心。

jason敗北而回,大家心情都很沉重,互相勉勵一番。今次我們四個人中,jason情況最不好受。

他,做cadet的工資只是我們OOCL隊的一半,女朋友收入比他還高幾倍。

他,年紀最大,卻跟我們一齊起步,歲月給他又多了一分負擔。

他,是家中獨仔,又係傳統男人,想早日成家立室,然而茫茫前路,根本有心無力。

在重重打擊之下,他已經萌生去意。始終一個別無他求,只願安居樂業既人,在岸上一定比在海上漂泊,開心得多。故事發展下去,究竟佢會作出一個乜野決擇,的確令人憂心。老J,我唔想香港行船佬又少一員猛將呀﹗

回來以後,我跟jason感情比以前做同學時深厚左,因為我們過著對人歡笑,背人愁的生活。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