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Monday, September 19, 2005

入伙,狗良之新居。


我的家


wendy's 家人


舅母大人


狗良 + 狗華











對於我這個細佬,我一直感到好自豪,成熟穩重,由細到大都係佢照顧我,今次佢有了自己的新天地,我很高興,然而總有點失落,因為現在每晚我都只可以獨自面對家中的四面牆。

入伙好簡單,幾位老人家拜拜神,兩家人一齊食餐便飯就算。返左黎兩個月,今日最開心,兩家人一齊的時間,真係用咩都換唔到,很愛很愛他們。女人講得好0岩,行完船改變左我地對家人的感情,現在變得好深厚。

女人終於同男朋友正式分手,雖然她還很愛他,說會等他,不過佢成個人都鬆晒,開朗左好多,因為佢可以死左條心,接受了分手既事實。我還跟她講左半個小時電話,其實開心既除左佢,仲有我同Lo+,之前我地兩個都好擔心佢,因為我地認識既女人並唔會鬱鬱寡歡的。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