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Tuesday, September 27, 2005

紅酒之夜。

夢見女人。7點起身之後,整個上午跟女人和Lo+打波,壁球、乒乓球。女人越睇越靚。做完運動,人都精神d。然後肥賦、老J都落埋黎上水,一齊飲茶,聊一聊,半日好快就過左去。

飯後,女人出左去攀石,肥賦返赤柱陪他媽媽大人,因為她不小心整親隻腳。我、老J、Lo+三個人就出左沙田睇戲,無得睇《我愛奇諾奧》,只得成龍同《格林兄弟幻魔記》,最後睇了後者,我就覺得no good,我睡著了不下5次,之但係佢地又話ok喎,唔通我真係騎呢過人﹗﹖

又係時候返屋企食晚飯,5點鐘散,只有Lo+係沙田等佢女人,食飯睇《星期二檔案》,都幾有意思。食完飯一個人走左落街行下,竟然俾我撞到靜儀妹,hi & bye,似乎佢嬲左我返黎無搵佢,黑住面就走左。之後上左去7-11和ok登記搵工,希望快d有消息啦,因為開始進入赤貧階段了。

打左個電話同女人講左廿幾分鐘。

再約朱恩上我屋企開紅酒飲,雖然唔係好野,自己亦唔識飲,不過最緊要開心ma,兩個人飲左大半支。送朱恩返屋企時巧遇文鋒收工,一齊宵夜,傾下近況。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