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Wednesday, September 28, 2005

愛的原因。

向朱恩討教乒乓球,好讓我下一水船可以用黎同工友social一下。

晚上良仔返左黎食飯,之後我就同佢過左新屋。期間我們甚麼都傾,也獲悉了他跟wendy吵架了,導火線是有女人追良仔。是夜,我也聽了wendy的傾訴,安慰左佢。wendy,別怕,因為良仔同我講過個心仲係度。

呢件事又令我諗起好多野,以前的,以後的。愛情來的時候,原因只有一個就係愛;愛情淡了、沒了,原因就會有一千個、一萬個,誰也找得到,誰也解釋不了。兩個人生活融在一起之後,感情變淡之後,女人覺得理想當然之後,男人醒覺未玩夠之後…一切事情都會捲起牽連大波。時間打下來的根基,我想總不會一天就倒下吧﹗﹖然而愛情來的時候是一息間發生,誰又可預料下一刻的事﹖愛,不簡單。

朱恩﹕「愛情並唔係咁樣架,愛情係好"能"咸濕架﹗」
我同意。

我﹕「男人都不愛瘦的女仔。」
wendy﹕「咁你第日係唔係搵個你阿媽咁肥既女人丫﹖」
朱恩﹕「唔係,我地會搵一個好似我地阿媽一樣會肥既女人﹗」
朱恩今晚犀利,講出晒我們男人既心聲。

沒跟女人聯絡兩天,心忐忑不安。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