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Sunday, September 11, 2005

忠誠partner - Sakura。

早上收到小櫻電話…

sakura﹕「華佬,今日幫我返一日工丫,我有d緊要事要做。」

華佬﹕「唔得喎,星期二考試,今日要溫書呀﹗」

sakura﹕「幫幫手啦,我真係有事架﹗」

華佬﹕「其他人呢﹖你阿哥啊媽唔返得咩﹗﹖」

sakura﹕「阿哥有野做,我阿媽都返呀﹗ling 姐話要搵個撐得場架。」

華佬﹕「咁呀﹗咁你係唔係溝女先今日﹖」

sakura﹕「係呀﹗好緊要。」

華佬﹕「ok ﹗咁你約左女仔,我無理由唔幫你啦﹗幾時俾我過下目先﹖」

sakura﹕「無問題啦,得左遲下一定帶俾你睇。」

華佬﹕「你話架,返幾點﹖」

……

最後返兩點鐘,盤菜好耐無返lu,不過都無咩變,只係第一日返有些少緊張。無特別野做,很快就十點半,收工返屋企。

一返到去,例牌俾人追問行船生活,老實講,來來去去都是「幾時返黎架﹖」「幾時走呀﹖」「做咩架﹖」。返左黎一個多月,重覆講左唔知幾多次,很討厭。

由於返工,今日見唔到女人。
最近這幾日,如果沒有紅萬,沒有啤酒訓唔到喇。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