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Monday, October 24, 2005

獨處,女人,緊張。

早上,女人打黎叫我出大埔打壁球,當然好啦,一口答應。後來,女人媽媽call女人早d返屋企煲湯,於是壁球無時間打,改為跑步,對我來說,都是一樣,反正可以見下女人就心滿意足。出門口的時候都無咩特別感覺,但一到左大埔墟,女人又未到之前,個心就開始跳,雖然唔係噗噗亂跳,不過我知道自己好緊張。

女人束左馬尾,紫+紅色運動背心,紫色跑褲,白色跑鞋,幾好睇。我倆在海濱公園跑左一個多小時,相處時間唔多,講野亦唔多,但係今次係我地認識三年幾黎第一次單獨見面,要好好珍惜。

由於今日係星期一,圖書館無開,好自然俾左個藉口自己無溫書,下午睇左<<寄生獸>>第五期,然後就訓到食飯,咁又一day。

晚上同朱恩啤一啤,再上佢屋企睇電視劇<<佛山贊師傅>>,始終唔鍾意睇電視,所以不自覺訓左,我都好佩服自己一日可以訓咁多。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