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Sunday, November 27, 2005

hea。

今日無返工,訓左一日。想買禮物俾wendy,又無心水。今日媽媽大人有事出左去,我煮飯,兩年無入過廚房,d菜好難食。我曾經覺得心情好返好多,但其實一d都無好到,早兩日我打左一個比喻俾肥仔聽…

我依家就好似一個有期末癌症既病人,醫生同我講你會死,不過唔知幾時,你等我電話通知。
我辛苦得好緊要。

Thursday, November 24, 2005

24歲。

今日男人生日。

Wednesday, November 23, 2005

孤單。

當你孤單你會想起誰,
你想不想找個人來陪…

我知道無人會想起我。

Monday, November 21, 2005

世上的另一個我(狗華)。

半夜,突然燈火通明,我被一陣強烈燈火弄醒了,正不知覺間,媽媽進房叫我…
媽媽大人﹕「華仔,做咩咁夜先返﹖聽日唔駛返工呀﹗﹖」
奇怪間,我回答﹕「我無呀﹗我一早訓左啦﹗」我望一望床邊手機,是零晨三點多。
媽﹕「咁頭先邊個入屋﹖」這時老爸也爬了起床。(全家就只有我們三人,狗良已經搬到新居好一陣子)
就在這時,狗良忽然在上格床睡眼惺忪地說﹕「咩事﹖」
我更覺奇怪。媽﹕「良仔,你無出去丫ma﹖」
狗良﹕「無呀。」
媽﹕「華仔,你會唔會又夢遊呀﹖」(傳說我小時候有夢遊記錄)
由於太疑惑的關係,我問道﹕「良仔,你唔係搬左出去架咩﹖」
良﹕「邊有呀﹗」
其間我發現屋企同現時的佈置有所不同,是好多年前的舊佈置。
我原全陷入迷惑狀態,我再問﹕「點解我地間房唔係磚牆,仲係間房既防火板﹖」
爸﹕「不嬲都係架啦,咁多年都係咁,你做咩咁問呀﹖」
我﹕「我地間公屋唔係買左喇咩﹖」
爸﹕「咩呀﹗我地仲交緊千幾蚊租架,華仔。」
不可置信,我又問﹕「良仔,你做緊咩工﹖」
良﹕「你講緊乜呀﹗我讀緊大學三年班,今年先畢業,做緊野既係你﹗」
我﹕「下﹗﹖我做緊咩呀﹖我唔係行船咩﹖」
良﹕「你當年會考得兩分,repeat之後得8分,之後出左黎做野啦,係貿易公司做文員。」
我﹕「…」成個人呆左。我﹕「咁wendy呢﹖你女朋友﹖」
良﹕「我邊有女朋友喎,你就有,拍左兩年幾。」
發生咩事,根本就唔係我既一生,腦中千個問號。過左無耐,我係度諗真的嗎﹖是真的,成個人鬆左好多,原來之前我一直都係發緊夢,太好喇。
我最後說﹕「唔好意思,我可能頭先發緊夢,大家訓啦。」
然後我就訓著左…

過左一段時間,鬧鐘響,我坐左起身,回想起剛才的夢,實在不可思意,我有d混亂,我仲反覆問自己邊個先至係現實世界中的我。

Sunday, November 20, 2005

空、洞。

好多日無上黎打日記lu,這陣子成個人都空空洞洞,腦中都是空白的,只係每日驅殼在移動。這兩天自己覺得身體差左,雖然係咁都照飲酒,食煙,似係在自虐一樣。

阿萍呢個女仔好細個,好純。

今日細佬生日,祝佢生活愉快。

好多野想講,好多野唔知點講,有無人可以分擔一下﹗﹖

Sunday, November 13, 2005

勇。

昨晚無送女人返屋企,真的太累了。她說回家後打俾我,我都等唔到,不知覺就睡了。早上send左個sms俾佢,她又無覆返我,唉﹗算了﹗

早上,我別有用心的等阿萍返工,仲走上前問左佢要電話,咁大個仔第一次咁大膽,自己都唔係好相信自己會咁做。

她﹕「早晨。」

我﹕「早晨。」

她問﹕「點解你會係度既﹖」

我答﹕「我特登黎搵你架。」

她說﹕「下﹗﹖」

我說﹕「我想約你去街。」

她反應有d不知所措,不過傾左幾句,最後都成功要左佢電話,至於我有無勇氣同心打俾佢就唔知喇,因為我都唔知自己想點,怪怪的。

返工放工。三副打俾我,佢今日係香港上"OOCL Altanta",今日原來有兩個朋友上船,真開心。

朱恩今晚無陪我飲酒喇,佢話聽日返新工喎。"大家忙,多麼漂亮理由",不過我無怪佢,男人做野緊要d,尤其係我地兩個都係工作狂,一個人靜下,自己飲都好free。

Saturday, November 12, 2005

Lo+ ﹗stand-by engine。

今早又撞到阿萍,同佢傾左幾句,其實我對佢都幾有好感。

全日都係釘板,返左成個月工,這幾天都算係最舒服,無乜大消耗體力既工作。

Lo+明天半夜onboard喇,上"OOCL Hong Kong",每個月都會返香港,都係唔錯既一條航線,祝佢一路順風,亦因為佢走,今晚可以趁機約女人出黎一齊飲糖水。看見Lo+上船,心情有d複雜,有d失落。

Friday, November 11, 2005

同工第一日。

爸爸第一日返工,同我一齊做打雜,搬搬抬抬,不過我知道勇哥係想佢做釘板既,希望爸爸快d上手啦,話晒釘班都無咁辛苦。爸爸返工同係屋企簡直兩個人,好多野講,又唔會無神無氣。雖然爸爸表現一般,做野技術並無想像中咁好,好彩做野既師傅個個都好好人,無話留難爸爸,應該都無乜大問題既。

收左工同朱恩啤啤佢,又一day,朱恩星期一返工,恭喜晒。

Thursday, November 10, 2005

Lunch with Captain Lam。

今日dayoff一日,因為約左帶我地入行的captain lam食lunch,叫做Lo+離港前多謝一下captain lam的照顧。幾個行船佬講下海上生活、經歷,又討論一下前途問題,發現自己原來一d都無planning,但係又計劃得幾多丫,好話唔好聽,死就一世,唔死都大半世,唔諗得咁多,珍惜現在算了。

下午無事做,我、Lo+同jason一齊係ifc出面廣場hea,睇報紙,又訓覺,唔知點解我地呢班朋友都好鍾意呢種無所事事既生活,真係好夾。時間緩緩流過,四個小時過去,食完晚飯,我們就起程去灣仔跟vincent和szto的同事踢波,好耐無踢喇,出身汗,好開心,好enjoy。睇見佢地連踢波都有女仔打氣,真羨慕,係香港做野都幾好丫﹗

Wednesday, November 09, 2005

消息。

如常返工,落石屎。今日勇哥同我講叫我爸爸星期五返黎試工,換句話說我會同爸爸一齊做野,兩父子一齊做野,感覺唔知係點呢﹖有d期待,又有d怕,我就話係初入行,做唔到野都無所謂,但如果老爹做唔到要求,都幾尷尬。

好多日無女人消息lu~~整個人都被工作佔有左。唔知係好事定壞事。

今晚如舊同朱恩啤啤佢,點知條友仔發脾氣,可能係今日見唔成工啦,又可能係無野做太耐,有d失落啦,搞到我心情都差埋,正衰仔黎架。

Tuesday, November 08, 2005

惡夢。

昨晚睡得很差,發左個惡夢,夢中女人俾人捉走左,於是我四周圍搵佢,但又搵唔到,好徬徨,半夜仲嚇到醒。不詳預感。

收到大舊係巴西send返黎既e-mail,佢係船上似乎生活得唔錯,都唔係肥賦講得咁差丫。

今日朝早個肚唔舒服,開工又心不在焉,做野超hea,no good﹗

好辛苦,想哭出來﹗

Monday, November 07, 2005

三車電我。

今日開工的時候收到OOCL Fortune 三車的電話,佢隻船到左香港,可惜他要當班,唔可以埋街,又唔可以同佢飲啤酒。希望下次12月佢再到香港時,我未onboard,或者可以見見面吧﹗

今日落石屎,返到屋企已經八點,飯又食唔落,似乎有d唔舒服。九點半約左朱恩啤啤佢,仲去左十字路口食麵,咁就一日。

唔知女人今日點呢﹖

Sunday, November 06, 2005

南丫島行 + 義工組聚。


Mariners 在南丫島
左起﹕jason, 狗華, match & Lo+












左起﹕janet, coco, jason, 狗華, match & Lo+













夕陽西下,回航。













義工組合照
左起﹕regina, ashley, mandy, 狗華, wilson & jessica










放假。一早起身同肥仔、戴寶、朱恩和小野飲茶,聚一聚,傾下近況。戴寶12月學警畢業,他有意投身水警部門,我覺得係明智既一個決擇。小野搵到工喇,恭喜晒佢。肥仔依舊忙,改考試卷咁話。最廢都係朱恩,不但搵唔到長工,昨晚又出左去同網友玩通頂,今日連part-time都唔返,咁樣似乎又荒唐左d,不過人不風流枉少年,我覺得自己班friends實在太好仔喇,少左年輕人的一份輕狂。

下午出左去南丫島行下,同行有女人、Lo+、jason、coco和janet。在船上吹下海風,好舒服,係島上散步亦好悠,仲出左一身大汗,行程唔錯。女人今日係島上買左兩件衫,其實我都好想俾下意見,之不過佢話鍾意時,我又覺得唔靚,所以我都盡量唔參與俾意見,主見好多時侯都係自己心入面,旁人唔會明架喇。

晚上,約左以前義工組幾個朋友出黎食飯,最開心見到之前已經想見的regina,她瘦左又靚左,仲有jessica和wilson,依舊老夫老妻模樣。成晚氣氛唔差,交換下近況,傾下偈,咁樣既聚會我都幾鍾意。食完野仲同mandy影相,今日她帶了畢業袍出來,大家當然唔放過機會要大合照一下啦﹗

Saturday, November 05, 2005

極燥,媽媽大人生日。

收左工,趕返屋企,諗住一家人開開心心落街食飯,因為今日係媽媽大人舊歷生日,點知臨時爸爸話唔去,唔知咩原因,就係死都唔去,ok,fine﹗唔去算數,話知你,一家人食飯都唔黎,咩意思先,係唔係更年期呀﹗真係燥晒﹗今晚食都食得無咁開懷。

呢兩個人真係好鬼煩,一個就吱吱喳喳,一個又收收埋埋,日日家嘈屋閉,咁我點放心離開屋企去做野先得架,兩老加埋都過百歲啦,都唔識諗,無野俾家人更重要架啦。

Friday, November 04, 2005

阿萍﹗﹖

今日返工遲左出門,竟然俾我見到雙魚亭的女仔。她當時有點披頭散髲,明顯佢都係趕住返工。她一定是個很開朗既女仔,我最深印象就係佢成日都微笑。

今早,我地亙相望左一眼…

我﹕「早晨﹗」

她微笑說﹕「早晨。」

她轉身準備離開之際…

我大聲說﹕「hey﹗你叫咩名﹖」

她說﹕「我叫阿萍。」

原來佢叫阿萍,不過係唔係呢個「萍」呢,我就唔知。知道佢個名之後,我準備離開,因為要趕車。

她突然問﹕「咁你呢﹖」

我﹕「我叫阿錦。」

就係咁樣我地亙相識認了。

中午女人打過電話俾我,不過我同Lo+都做緊野,所以無講到。由於落石屎太累了,之後都無打返俾佢tim。

今日真係好好好累,條腰好酸,對手腳又軟晒。我諗我個人的確係唔夠醒,做極都做唔到要求,有時真係好憎自己,回想當日係Fortune做野,總係做得唔好,雖然自己已經好俾心機,好勤力,可惜唔得左就係唔得左,所以自己成日都會諗呢我世人都唔會有成功既一日架啦,只會平平凡凡,庸庸碌碌過這一生,自我安慰,放開一d把啦﹗

晚飯後…

爸爸大人﹕「落唔落去行下﹖」

我﹕「好。」

行左出石湖墟。爸爸大人﹕「食唔食蛇﹖」

我﹕「好。」

於是去左食蛇。

我﹕「聽晚出去食好唔好,阿媽生日,良仔佢地都返黎食。」

爸爸大人﹕「……」

兩個男人無乜講野,食完就返屋企,前後唔到30分鐘。雖然係咁,但好開心,我跟爸爸大人從未如此心靈相近。

Thursday, November 03, 2005

復工。

休息左個幾星期,今日返工。早上起釘,幾舒服,下午落石屎,就有點累。好快一日,做野時間打發快好多,又無時間諗無謂野,good。

晚上,跟朱恩在新都7-11飲啤酒,成晚見到既朋友唔多,得阿梁、假髮同埋賢仔、思靈。今晚的<<阿旺新傳>>好好笑,辛苦一日,可以唔諗野笑下,好開懷,或者咁先至係<<阿旺>>好睇的地方,聽晚都要追下劇集。

Wednesday, November 02, 2005

捷報連連。

由於公司未有船派俾我住,所以仲會留係香港一段時間,繼續返工是必須的事,所以今日特意出左九龍灣上安全咭課程。始終造返張綠咭,對大家都好丫ma。個course悶到爆炸,得兩個後生女仔,仲要有partner既,其餘全都是男人,想識下女仔都唔得,個阿sir又無心機教,教d野我之前又全部學過晒,連睇既錄影帶都一樣,都唔明點解之前個personal safety & social responsibility會唔出多張綠咭俾我地,浪費時間。全日都係班房訓覺。

中午時份,接連收到好消息,jason第二次考試passed,可以升做senior cadet啦,又有人工加,好替佢高興。不久又傳來肥賦一take過pass埋,雖然都好開心,不過感覺就怪怪地,ive無人考一次既宿命竟然由肥賦打破,有點不可置信。

返到上水,例牌同媽媽大人買菜,依家個天好早黑齊,唔係好慣。女人打過黎,講下佢地考試既事,不過講唔夠兩句就收唔到cut左線,之後佢無再打返俾我,我又唔知咩原因唔想打返俾佢,就係咁我倆好似突然間距離遠左好多咁。

Tuesday, November 01, 2005

轉捩點。

今日11月1日係一個人生的轉捩點,class 3 engineer exam passed,這件事將會決定我未來可能係幾年,甚至係十幾年的人生,海上的生活將會持續好一段的日子。茫茫人生,條航線唔知又會點樣行落去呢﹗﹖

OOCL既我同Lo+都有了方向,可惜阿廉今日考試又一次落敗,路不好走呀﹗希望阿廉下次可以合格啦。明天是jason同肥賦應考,結果又唔知會係點呢﹖

之前成個星期完全陷於谷底,心情好煩重,可能是怕考試吧,兩次會考,一次A-Level都從未如此不安,合格了,總算放下心頭一塊大石。

雖然考試一關過左,問題又出現了,今次返黎對一切事都有左唔同既感覺,之前第一水船根本就無想過咁多野,只知道理想可以實現,然而今日我會對所有人講,香港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地方,家是多麼的溫暖,屋企人幾咁可愛,朋友有幾重要,這次走一定係一個痛苦的決定。

這是我今天對女人的感受﹕原來暫時共你沒緣份,來年先會變得更合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