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Friday, November 04, 2005

阿萍﹗﹖

今日返工遲左出門,竟然俾我見到雙魚亭的女仔。她當時有點披頭散髲,明顯佢都係趕住返工。她一定是個很開朗既女仔,我最深印象就係佢成日都微笑。

今早,我地亙相望左一眼…

我﹕「早晨﹗」

她微笑說﹕「早晨。」

她轉身準備離開之際…

我大聲說﹕「hey﹗你叫咩名﹖」

她說﹕「我叫阿萍。」

原來佢叫阿萍,不過係唔係呢個「萍」呢,我就唔知。知道佢個名之後,我準備離開,因為要趕車。

她突然問﹕「咁你呢﹖」

我﹕「我叫阿錦。」

就係咁樣我地亙相識認了。

中午女人打過電話俾我,不過我同Lo+都做緊野,所以無講到。由於落石屎太累了,之後都無打返俾佢tim。

今日真係好好好累,條腰好酸,對手腳又軟晒。我諗我個人的確係唔夠醒,做極都做唔到要求,有時真係好憎自己,回想當日係Fortune做野,總係做得唔好,雖然自己已經好俾心機,好勤力,可惜唔得左就係唔得左,所以自己成日都會諗呢我世人都唔會有成功既一日架啦,只會平平凡凡,庸庸碌碌過這一生,自我安慰,放開一d把啦﹗

晚飯後…

爸爸大人﹕「落唔落去行下﹖」

我﹕「好。」

行左出石湖墟。爸爸大人﹕「食唔食蛇﹖」

我﹕「好。」

於是去左食蛇。

我﹕「聽晚出去食好唔好,阿媽生日,良仔佢地都返黎食。」

爸爸大人﹕「……」

兩個男人無乜講野,食完就返屋企,前後唔到30分鐘。雖然係咁,但好開心,我跟爸爸大人從未如此心靈相近。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