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Monday, November 07, 2005

三車電我。

今日開工的時候收到OOCL Fortune 三車的電話,佢隻船到左香港,可惜他要當班,唔可以埋街,又唔可以同佢飲啤酒。希望下次12月佢再到香港時,我未onboard,或者可以見見面吧﹗

今日落石屎,返到屋企已經八點,飯又食唔落,似乎有d唔舒服。九點半約左朱恩啤啤佢,仲去左十字路口食麵,咁就一日。

唔知女人今日點呢﹖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