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Sunday, November 13, 2005

勇。

昨晚無送女人返屋企,真的太累了。她說回家後打俾我,我都等唔到,不知覺就睡了。早上send左個sms俾佢,她又無覆返我,唉﹗算了﹗

早上,我別有用心的等阿萍返工,仲走上前問左佢要電話,咁大個仔第一次咁大膽,自己都唔係好相信自己會咁做。

她﹕「早晨。」

我﹕「早晨。」

她問﹕「點解你會係度既﹖」

我答﹕「我特登黎搵你架。」

她說﹕「下﹗﹖」

我說﹕「我想約你去街。」

她反應有d不知所措,不過傾左幾句,最後都成功要左佢電話,至於我有無勇氣同心打俾佢就唔知喇,因為我都唔知自己想點,怪怪的。

返工放工。三副打俾我,佢今日係香港上"OOCL Altanta",今日原來有兩個朋友上船,真開心。

朱恩今晚無陪我飲酒喇,佢話聽日返新工喎。"大家忙,多麼漂亮理由",不過我無怪佢,男人做野緊要d,尤其係我地兩個都係工作狂,一個人靜下,自己飲都好free。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