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Sunday, December 25, 2005

只有一天的2005聖誕節。

昨夜,平安夜,推卻了女人到教會的邀約,我也想問自己,為什麼會不想見自己喜歡的人,大概我並不知道愛是怎麼的一回事。在睡夢中渡過,沒有女人,也找不到周公的女兒,只知醒來是母親大人送上的早點。

今天是聖誕節吧﹖是星期天吧﹖想也沒有想,其實我有。

收到了第一份聖誕禮物,也是唯一的禮物,是阿萍送的,雖然只是一個電話套,但很好,我會珍惜它,我發誓一定會珍惜它。

朱恩說得準沒錯,我想她也一定是有一點點的喜歡我,那怕就只有那一點點,但我真的沒喜歡她,我這樣下去會傷害她嗎﹖我不想。

跟朱恩甚麼聊,也許是聖誕節吧﹖五年沒拍拖了,是吧。one night stand,我想。你有回想過跟以前女朋友親熱的光景嗎﹖有,但想不起來…無盡頭的話題都在節日中爆發出來,最後結論是我們都是道德枷鎖下長成的人,男人再好也是沒有用的,真的想放肆出來,但換來只有無奈的嘆息,我們都不夠力氣。別忘了彼此的約定,我給你一年的時間,明年再會我要看到全新的大家。

媽,爸,對不起,很愛很愛你的兒子。

1 Comments:

  • At 6:48 pm, Anonymous 卡菲同學 said…

    告訴我,
    我們不是有緣無份。
    我們會再見的。。。
    約定你,
    好嗎?
    嗯。

    這次,
    要keep in touch啊。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