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Friday, December 02, 2005

討厭自己。

流淚了,如小雨在飄。

自我要求高,傷害的只會係自己。依家係人都怕左我,整天唉聲嘆氣。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