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Monday, December 19, 2005

該寫下一些。

多天只剩下零碎片段,生病、父母、工作、思念,通通混雜不清,所以應該寫下一些甚麼東西,作個記錄。

逃避工作,選擇了休息。報讀油輪安全知識課程,不再有讀書的感覺,只是燃燒時間的一種方式。

昨夜,做了甚麼事也快忘掉,只記得一家人食飯,跟洪二車飲啤酒,還有夢見regina打電話約我去街,怎麼連夢境也越見脫離現實。早上爬起來很痛苦,因為想到白天的痛苦。早早的來到課室,又是一場無奈的等待,看到久未一起的同學,一笑置之,話題都凍結在厚厚的大衣底下。上堂是睡覺的良辰,放break是吃東西的原因。

放課後找到了教主,為晚飯而晚飯,男人永遠都是純綷得可以。女人說跟我逛街很沒趣,聽得我心更沒趣。

Lo+在新加坡打電話回來給他的女人,卻盡說些關心我的事,多謝您這個朋友,不過事情總令我很內疚,您女人的思念才是你的任務。

正是酒不隊人人自隊,朱恩,讓我們今晚靜靜的坐一會好嗎﹗﹖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