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途日誌

月,月﹗無休無歇,夜東生,曉西滅。少見團圓,多逢破缺。偏宜午夜時,最稱三秋節。 幽光解敵嚴霜,皓色能欺瑞雪。穿窗深夜忽清風,曾遣離人多慘切。

Monday, January 02, 2006

想對人找一個解釋。

早茶、家人、阿萍、仙蹤林、mandy、到女孩子的家晚飯。這些串成今日的畫面。

很多謝朱恩邀請,到他家看《叱吒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否則我又會浪費了一個難忘的晚上。一切都來得很美麗,黃女俠的一封紅包,一聲鼓勵,很感動。電視傳來的歌曲,跳動的畫面,得獎者的句句心聲也令人回味不已。人的確是世上最複雜的東西,她複雜得無法形容,不斷的思索…卻找不到對她的一點點詮釋。

Sunday, January 01, 2006

2005結束了。

2005結束了。沒有想到自己可以在香港渡過除夕,回來已經5個多月,時間真的不留情。今天也是我地盤生活的休止。

晚上跟陳融的朋友相約食飯,人數出奇的少,只有朱恩、阿cae、珊姐、szeling & 賢仔,穩膽肥仔竟然也沒有出席,幸好我帶了媽媽大人和教主兩位充撐一下場面。大家素未謀面,氣氛亦尚算ok。

飯後,我、朱恩和教主,三個沒女朋友的寡佬去左畢打奧再飲,好快就唔得左,各人另覓方向,朱恩出尖咀找留班時的同學一起倒數,教主跟中學同學打麻將,而我就回巢睡覺,在極樂世界迎接新的一年。